在ABO的设定下,学校大概会传言陆京墨和莫一辞是两大奇葩。

主要是因为曾经有o故意拦路放信息素,陆京墨面无表情地路过并无视,而站在旁边的莫一辞快被信息素逼晕了。〔事例提供者是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陆先生〕

前者是由于是B装A所以冷漠的从处于发情期的O面前路过毫无感觉,因此被称为宇宙直男。

后一个因为接受不了非自然的香味,差点被O浓厚的香水味信息素熏晕,生理反应暂且不提,反正心里想杀🐴,也就被传成了X冷淡。

楚言大概就是旁边打了抑制剂正在捡乐的那个。
至于季献秋,应该是跑去泡妹子去了。

我想莫一辞和陆京墨竹马友谊的深厚大概体现在莫一辞把陆京墨从床上一脚踹下去,然后陆京墨气的又把莫一辞从床上推下去后,他们两个还能一起爬起来,和平的躺在一个床上睡觉,然后第二天一起去催促楚言和季献秋去买早餐。

如果楚言不去买早餐大概陆京墨会提议早上吃楚言馅的包子,但可惜的是一次也没成功过。
主要原因可能是陆京墨打不过他。沉稳。

我总觉得我tag打错了,可猪猪也是这么打的🤔

死去的人太多了。

残缺的遗体、溅上血迹的墙面,还有到处的碎纸。层层叠加下压的那些本就残破的面颊愈发狰狞,除了性别能勉强分辨,基本看不出谁是谁。

卢烟肆弯下腰一遍遍的翻找,外面夕阳的光芒依旧未变,德育处的镜子却已经能清晰映上他的模样。

皮肤不知被哪处支棱出来的碎骨划破,血迹就顺着手指流了下去,滴在地上,和灰尘一起混为泥垢,他弯了弯手指,感觉伤口痛的发麻。

可最终还是什么没都寻着。

他不惧污浊、晃晃悠悠的坐在这尸山血海里,心想,
何未境,我找不到你了。

我好爱这些形容。

大概是初识片段吧。

那位身着破布衣衫的少侠一脚踩在阴影之上一脚状似随意的迈了出去,可步子却不偏不倚的踏在了那张应该是祖上积德不够才生出来的麻子脸上,那人扯着嗓子“诶呦”了一声,暂时看来是想唤醒这少侠仅存的良知。遗憾的是他没想到这骨骼清奇的少侠根本不是什么好人,良心早就不知道被什么玩意儿啃了干净。只见他眼睛咕噜一转全当耳聋,甚至还偷摸的用脚上蹬着的那只软底鞋子又施力碾了一下。
住店旁观的几人战战兢兢没有发现,倒是这小小动作被猫在角落里妄图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小民瞧了个正着,他难掩面上的幸灾乐祸,心想,
“王麻子,天道好轮回啊,可见苍天也没想饶过谁。”

情根深种木讷少侠,天性凉薄市井小民。

他是光。

少年不知第几次试图抬手去抓住他身上的光辉,可总有丝丝缕缕从指间泄出,遮挡所有无非痴人说梦。

不过、他又何止是抓不到的,

艳红妖冶色彩在金丝勾勒边缘的锦绣华裳之上晕开大片,少年的手又堪堪从他的衣角旁错过,随即力竭搭在一旁。

少年茫然的睁着双眸躺在茫茫大雪其中,无端觉得胸口贯穿而过的长剑凉的有些刺骨。

倒是连触碰都不能了。

问卷:
甲方答题人:莫一辞
乙方答题人:陆京墨 季献秋 楚言
主持人(可不填):

1、请问对方的称呼是什么?平时你们如何称呼对方?
熊熊,兔兔,猪猪。
欧阳富贵,仙女兔,狗子。
2、形容一下对方,要求夹带比喻,比成动物或者事物。
这个有、、难,
陆京墨是起司,甜甜的…吧。
季献秋是兔兔,很可爱很可爱那种。
楚言是猪,初夏花园里奔跑的小粉猪(?)
3、给对方起一个高度概括,有创意的绰号。
沙雕,
仙女,
智障。
4、两人有身高差吗?差多少?
2.6(我高)
1(我高)
10(楚言高)
5、对方有哪一点吸引你?
他们都很智障这点吸引了我。
6、你们最大的共同爱好是什么?
在宿舍里一起喷人。
7、回忆一下,过去是否存在某个巧合,或者一念之差导...

有的起点文虽然深究没有什么逻辑,但是看着真的很爽。

1 / 4

神执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 神执 | Powered by LOFTER